第七百六十八章 开解

        魏玄小小地调戏了徐明菲一番,不等她恼羞成怒,就十分机灵地招呼着徐大爷启程,利落地翻身上马,一溜烟地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徐家出事以后,徐明菲的心就一直高高的悬着,没有一刻放松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后来有魏玄和徐大爷出现,加之看到徐家的事情有了转机,徐大老爷和徐二老大爷在牢中也有人暗中照应,这才让她紧绷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魏玄和徐大爷同时离开,好不容易有了些精神的徐明菲,便肉眼可见的消沉了不少,整个人懒洋洋的,瞧着就没有什么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庆王在信阳府这边的事情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,比起前段时间的繁忙,可谓是空闲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徐明菲这焉哒哒的样子,他老人家不习惯之余,也难免再次生出几分心虚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若不是他先前没能及时给徐明菲通气,这丫头也不至于担惊受怕那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起往日在淮州事徐明菲那整天精神头十足的模样,庆王摸了摸自己已经花白的胡子,眼珠子微微一转,心中便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。

        庆王有了想法,剩下的事情自然是阿铭这个徒弟去办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往日,阿铭接了任务定然会习惯性的嘟囔几句,可碰上了跟徐明菲有关的事情,作为同样有些心虚的人,他自然是半点不敢有所抱怨,老老实实地接了任务,就去安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铭作为庆王身边的红人,尽管来信阳府的日子并不是很长,但想要做点什么事情,有的是人想要前仆后继地来巴结奉承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在魏玄和徐大爷离开的第三天,庆王便带着徐明菲十分低调地出了别院,坐在马车上径直往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白爷爷,这一大齐清早地,您拉着我这是要去哪里?”徐明菲微微侧身,偷偷车帘的缝隙往外看了一,而后回过头,没什么精神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