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祭英魂 (2)

        杨绍任被这阵枪声给惊醒,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,问道:“哪里打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参谋长不要紧张。”冯圣法淡淡的声音从旁边传来,杨绍任回过头,只见冯圣法还背着手站在军事地形图前,这半宿他连站立的姿势都没变过,却有淡淡的声音再次传过来,“那多半是十九大队在给阵亡的弟兄们送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九大队?”杨绍任的睡意散去,随之而来是浓浓的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朱庄一战,杨绍任执意要给徐十九请功,原以为既便得不到青天白日勋章,怎么也应该得个云麾勋章,可最终的结果却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,徐十九不仅没得到嘉奖,甚至还被降职了,军衔更直降两级变成了陆军少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既便这样,徐十九也没有一句牢骚,兰封撤退时,冯圣法让十九大队殿后,徐十九欣然领命,守星子,冯圣法又让十九大队去守孤悬鄱阳湖边的牛屎墩,徐十九还是没有半句多余废话,直接带着部队就开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要换成别的主官,别的部队,非得跟你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绍任从军十多年,见过打仗不要命的军官,见过不怕流血不怕牺牲的部队,却还真没见过徐十九这样的军官,更没见过十九大队这样的部队,这样的军官不予以表彰,这样的部队不予以嘉奖,简直天理难容

        杨绍任现在想起来,都还觉得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杨绍任道:“师座,要不我们也过去祭奠一下十九大队的阵亡官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我已经让少杰带着祭品去了。”冯圣法摇了摇头,他现在其实有些怕面对十九大队的官兵,作为一名师级主官,冯圣法在面对官兵伤亡时已经可以做到心硬似铁了,可对于十九大队,冯圣法却做不到心止如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副师长何凌霄也觉得愧对十九大队,小声说道:“师座,要不把十九大队替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十九大队不能下来”冯圣法断然拒绝,心却在滴血,如果有一点机会,他当然愿意用别的部队把十九大队替换下来,可问题是,这次来的是小日本的第10沛团,这可是以小日本第沛团的本土留守部队为基于编成的野战师团。

        第沛团那可是小日本名义上的头号师团,又岂容小觑?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