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活劈大佐 (2)

        鲁建帮仍不知道眼前这老鬼子的确切军衔,但这并不妨碍鲁建帮的判断,因为这老鬼子在刚才的白刃战中接连杀了好几个老兵,一看就是个剑道高手,而且,看他身边那几个小日本军官紧张的样子,这绝对是一个大官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建帮便心想,若能活劈了这个老鬼子,也算是对张友全有个交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冢在副官和两个卫兵的保护下退到了小山包顶上,发现再无路可退时,饭冢一挺军刀分开两个卫兵站到了最前面,用日语大吼道:“支那人,如果你们还算是军人的话,就跟我们一来场公平决斗,一对一,或者一对二也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答饭冢的却是明晃晃的刺刀,呈扇形逼上来的十几个国军一个突刺,挡在饭冢老鬼子跟前的副官还有两个卫兵顷刻间就被捅成了血筛子,十几个国军正要再次突刺,将饭冢也捅成血筛子时,鲁建帮却举起了右手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建帮刚才看到饭冢连杀了好几个兄弟,就想手刃这老鬼子给弟兄们报仇,当然,这家伙也手痒了,但凡有绝技在身的好手,总免不了要在人前显摆显摆,鲁建帮早年在大相国寺当水火和尚,很是学了一身硬扎本领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建帮横转刺刀,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刀上的血迹,正要上前时,一个瘦削的身影突然抢在了他前面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王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冢一眼就看到了王一刀手中的那把天皇御赐军刀,因为刀把上的鎏金菊花图案很容易辩认,这是日本皇室的象征,一般来说只有陆大每期的前六名才有资格获赠这种军刀,这也就是日本军界所谓的军刀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把刀,你们是从哪里弄来的?”饭冢凛然喝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冢老鬼子凶残不假,还极狡猾,这老鬼子其实存了拖延时间的心思,他每在这里多拖延一刻,就会给城内的联队主力多争取一刻的增援时间,如果运气好的话,他甚至还能有一线生机,尽管机会很渺茫,但饭冢老鬼子不想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饭冢老鬼子这次却注定悲剧,鲁建帮和王一刀根本不懂日语,也根本懒得听这老鬼子废话,对于鲁建帮还有王一刀来说,把眼前这老鬼子干掉,再把他的脑袋切下来拿去祭奠张友全、驴二蛋以及所有阵亡弟兄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手过招,生死往往只在转瞬之间,由于夜间光线不好,四周的老兵只看到王一刀跟那老鬼子错了个身战斗便马上结束了,王一刀毫发无损,那老鬼子的脖子却像张开的鱼嘴般绽裂开来,血就跟喷泉似的激溅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近在咫尺的鲁建帮却看清楚了,王一刀刚才其实只做了一个动作,拔刀,但就是这么一个动作,不但用刀柄挡开了对面老鬼子劈过来的刀锋,顺势还抹了对手脖子,如此妙到巅毫的刀法,没有十几二十年浸淫其中是绝对耍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好刀法?”鲁建帮忍不住赞了句,“警卫排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一刀前几天才刚伤愈归队,一归队立刻又感染了虐疾,所以鲁建帮根本不认识,只当是黑瞎子警卫排的兵,王一刀却没理会鲁建帮,蹲下只一刀便将饭冢的首级切了下来,完了又将饭冢的右手尾指骨给切下来,收进了搭裢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