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、家和万事兴

        没钱看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
        柴青仪阴沉着脸下了马车,匆匆进了武定王府的大门,低着头就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炎炎八月,她整个人却如同坠落入冰窟般冰冷而又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清楚,从王府向自己提亲的那一天起,几乎整个京都的人都不看好这门亲事,觉着她是自降身份嫁了个没前途的哑巴,都等着看她的笑话。尤其是她娘更是视相公为豺狼、视整个武定王府为狼窟,每天耳提面命让她多存百个心眼,处处防备,千万不要中了他人的算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谁会想到,几年前的那一场大皇子下毒逼宫案,皇上为了杜绝控制毒药的后患,直接将皇位传给了义兄宁修之;又立下了救驾大功的公爹也在皇上的默许下被新皇尊为义父,并且还追封了婆婆为仁德义母,连同王妃也受到新皇长辈般的敬重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大哥与东狼王安陵成亲,两人去了边城那边的府邸,大姐以立朝以来最隆重的阵势嫁进宫中为后,以前几乎被人忽略的相公则真正成了武定王世子,还治好了哑疾。

        京都那一帮子原本还在笑话她的人,这下就真的笑不出来了,一个个看她的眼睛里都带着刺。要不是王妃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好,足不出户也不见外客,怕到王府的大门都要被那些人替相公打包不平的人给踩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旁的不说,据她所知昭华长公主就亲自上门与王妃提过,说她和相公的亲事不妥,并且还给了王妃一本名单,让王妃退了她这门亲事,重新与相公选个良妻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,相公对她深情不悔,王妃也愿意遵守婚约,拒绝了所有人的“好意”,她才在及笄后的第二年,顺利地嫁入了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,她嫁入王府后,就可以堵住那些人的嘴。可那些人不说话了,但母亲却依旧喋喋不休的说王府里的人不安好心,说相公要求她拿王妃当正经婆婆待,这是故意在下她面子;说王妃让小妹把管家之权交给她,是存心拱着她和小妹打擂台,没安好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开始对相公相信王妃是有些不太明白,可是日子相处久了,就懂了。这人心都是用人心换的,哪怕王妃并没大他们几岁,但对他们可是真心实意的好,又是公爹名正言顺娶进来的正妻,本就是她的正经婆婆,为何不能好好相处?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管家之权,小妹管家,那是王妃身体不好,不能辛苦操劳;木姨客居王府,名不正言不顺;不得已才扛起了管家之责的;现在她进门,交于她不是理所当然吗?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娘认为小妹是想把着王府的管家权一辈子不出嫁,还是能搬空整个王府给自己做嫁妆?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