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你觉得呢?

        苏璃面前,面纱女子和面具女子都已经摆好了架势,似乎是准备开始最后的争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面纱女子身前,在小桌上摆着一架七弦瑶琴,长三尺六寸。瑶琴整体呈木棕色,古朴大气,但也就如此了,简简单单,一如她简约、不多加修饰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具女子手执青翠竹笛,似乎就是拿着两尺长的竹子一般,若非有吹孔与音孔于其上,恐怕很难看出那是一把竹笛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女对视一眼,旋即共同开始了演奏。面纱女子一手压琴弦,另一手轻轻抚弄,每一根琴弦的震颤,都能带起一阵悠扬悦耳的琴音,邀人前往美妙的曲中世界。琴声虽小,但依然能让所有人听得很真切。而面具女子红唇吻上竹笛,就在面纱女子拨弄琴弦的那一刻,一齐吹了起来,以这清脆悠扬的笛声演绎出曲调的婉转。唇红笛翠,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璃,已经是完全震惊了。这首《牵丝戏》,还真就是地球上的《牵丝戏》!作曲者乃是银临,古风歌圈的重量级大佬,可不是这土著位面的什么夏清潭!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我是不是反应慢了半拍?这个夏清潭,压根就不是诺德尔撒的人!他和自己一样,是来自地球的,否则怎么可能有人能作出和地球上一模一样的曲子?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啊,最初看见这个人就总觉得有点不对,后来看了他的生平事迹,明明还是感觉不对,却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。他可是地球人啊,行事方法都带有明显的地球风格。行军打仗用兵,也采用了地球上盛传的一些计谋。但当时自己没有向这方面联想,所以没发现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千多年前的神谕军师夏清潭,居然是个来自地球的穿越者!所以大帝阿尔兰的姓氏“萨基塔琉斯”是不是他起的?我可不相信诺德尔撒也有黄道十二宫的人马座!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这个也不重要!重点是,夏清潭是一个九千多年前的人物,而《牵丝戏》这首歌可不是地球上九千多年前的产物,那会儿华夏文明的三大始祖黄帝、炎帝和蚩尤都还没有出生呢!所以说,诺德尔撒和地球的时间线,绝非一比一。

        《牵丝戏》发行于2015年,现在这会地球还是2019年,假如按最大比例算,地球过去四年,诺德尔撒便过去了九千多年,粗略比例便是1:2250。也就是说,在诺德尔撒度过2250年,地球才过去大概1年的时间!那么,自己如果可以回到地球的话,那么时间就是一个不太需要担心的问题了!

        苏璃越想越兴奋,已经没什么心在听这乐曲上了,虽说琴笛合奏的曲风别具一格,听起来又是另一番味道,但苏璃只想着“回家”这样伟大而艰巨的事。不过,苏璃很快就放弃了联想,因为最基本的,能不能回去都难说。即使能回去,那又能怎么回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,夏清潭那家伙死哪去了?作为一个前辈穿越者,难道不要给后世的穿越者一点财富吗?比如说指点一下该怎么生存得更好之类的。他到底是死是活,还是找到办法回地球了?在诺德尔撒,有关于夏清潭的历史只有五年,之后便杳无音信,所以,他是不是真的找到了回去的方法?若是那样的话,自己便也有希望!

        乐曲逐渐迈进高潮,也就是那一段曾经让苏璃惊艳过的戏腔。即使没有唱词,依然是那样的令人沉醉,那是一个傀儡师与傀儡之间的牵绊。为了一个傀儡放弃所有,值得吗?当然值得,即使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傀儡,那也是一生所爱。

        缠绵悱恻间,一曲终了,单就余韵,依然是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难以自拔。苏璃倒还好,怎么着也是听过很多遍的人,对两女的感染力倒是有些抵抗力。其他人就难说了,大多是带有迷惘与茫然之色,神情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